您的位置: 宣城资讯网 > 历史

魔装 第二一五章 跟踪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4:56

魔装 第二一五章 跟踪

“怎么才来?”闻香娇嗔的说道。

“堵车了。”苏唐下意识的回道,灵魂融合就是这样,就算他从没真正经历过,也会把别人的记忆当成了自己的。

“堵车?”闻香讶然,她实在听不懂。

“苏先生,坐这里吧。”宗一叶站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苏唐都比巫家三少巫少峰强多了,利用苏唐,让巫少峰知难而退,也算一个不错的办法。

苏唐坐在闻香身边,两个人是真戏真做,聊得很愉快,闻香还时不时发出笑声,苏唐另一边的年轻人神情有些变了,回头看向王锐,王锐脸色铁青,看到苏唐的第一眼,他还以为苏唐从豹子林追杀他一直追到这里,当然会害怕,现在虽然明白苏唐来找那位闻队长,让他长松一口气,但旋即又反应过来,刚才的失态让他丢了大脸。

巫家三少巫少峰也没有轻举妄动,他隐约感觉到,苏唐的来头似乎极大,否则也不可能把王锐唬成这个样子。

片刻,包厢的门再一次被人推开,巫少云缓步走了进来,他满脸陪笑的打着招呼:“各位,打扰了打扰了,哎呀……苏公子,我在后面感觉有些眼熟,果然是您相见即是有缘,来,我敬您一杯。

说完,他很自然的拿起了巫少烈身前的酒杯,也不嫌弃,凑到苏唐身边,巫少烈一个头有两个大,今天三哥请客,大哥居然闯进来凑热闹,这宴会说不定会打起来的……

所谓怒拳不打笑面人,巫少云这般热情,苏唐也不好拿捏,端起酒杯,和巫少云碰了一下。

紧接着,巫少云的视线落在了闻香身上:“闻队长,您和苏公子是朋友?”

“你说呢?”闻香似笑非笑的说道。

“哈哈……我可是看出来了,怪不得闻队长这般傲气,等闲人都瞧不上眼,原来是这样……”巫少云笑道:“不过啊,偏偏有些阿猫阿狗,不知道自己什么德行,还异想天开呢,可笑啊可笑。”

在座的都能听得出巫少云在嘲讽谁,巫少峰的脸色一变再变,不过,见大哥对苏唐如此恭敬,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他更不敢搞什么动作了。

只是,巫少云并没有善罢甘休,他热情洋溢的找着各种话题,时不时的刺上几句,巫少峰忍了十几分钟,到底是忍不住了,猛地把酒杯扔在桌子上,起身气冲冲的向外走去,巫少峰带来的几个朋友,还有王锐也都坐不住了,纷纷站起身。

转眼间,酒桌上的人走了一半,巫少云有些错愕,看向巫少峰:“老七,我说了什么错话吗?老三这是搞哪一出啊?唉……他的脾气太暴躁,真应该改一改了。”

巫少峰露出苦笑,这样不停的嘲讽,换成谁都受不了啊,老三还算好的,换成你,早就拍桌子了吧?

苏唐在桌子底下拉起闻香的手,在闻香的手心里写了一个字。

片刻,闻香慵懒的站起身,对苏唐说道:“我们也走吧,有些乏了呢,想早些回去休息了。”

“好,我陪你回去。”苏唐道。

“苏公子,再坐一会吧。”巫少云急忙道。

“不了,改天吧。”苏唐道。

巫少云不敢再劝,只得起身相送,宗一叶也要跟着走,却被巫少云一把拽住了。

走出酒店,苏唐低声道:“梅妃,你送闻香回去,我有些事。”

“你要去做什么?”闻香也放低了声音。

“等我回来告诉你。”苏唐道。

叫王锐的中年人快步在街上行走着,虽然现在还不算太晚,但这世上没有路灯

,到处都是一团漆黑,他走过一个拐角,似乎感应到什么,突然转过身,向后方看去,只是他什么都没看到。

王锐很有耐心的站在黑暗中,静静的听着、等着,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他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去继续向前走。

走出二百余米,王锐走进一座小院,推开虚掩的房门,借着屋中泄出的灯光,他再次回头扫了几眼,才缓步走进房间,随后房门便关上了,院子又重归黑暗。

十几秒钟后,一团黑云从空中落下,悄无声息的滑入院中,旋即和黑暗完全融为一体,哪怕眼力再好的人,也无法看出什么端倪。

房间内传出低低的说话声……

“你疯了?怎么能来这里找我?”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不能不来,刚才我看到了一个人。”王锐回道。

“谁?”

“杀了吴新洲的那个人”王锐的语调里充满恨意。

“他?他怎么会来安水城?”沙哑的声音焦急的问道。

“你问我?还是想让我去问他?”王锐苦笑道。

“是不是走漏了什么风声?”沙哑的声音说道。

“不可能。”王锐断然道:“这件事到现在为止,只有三个人知道,我和你不会往外说,他更不会往外说,连吴新洲都不清楚我们要做什么。”

“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要乱招惹人。”沙哑的声音说道:“如果耽误了大事,你知道后果的。”

“可……如果他就是要找我麻烦呢?”王锐问道。

“他认出你来了?”

“认出来了。”王锐道:“不过,他没有理睬我。”

“呵呵……这就对了。”沙哑的声音笑了起来:“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某个大修行家族的嫡系子孙,象这样的人才懒得和你斤斤计较呢,只要你不冒犯他,他自然不会出手伤你,对了,他姓什么

“他姓苏,叫苏唐。”王锐回道。

“姓苏?铁幕苏家的人?”那沙哑的声音骇然道:“隔着有好几万里,苏家的人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不管什么铁幕苏家,新洲的仇不能不报”王锐道:“现在我先不招惹他,等我们找到涅檗殿,再慢慢和他周旋,就算他再厉害,需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要我有耐心,总会有机会的。”

“噤声”那沙哑的声音喝道,随后房门突然被拽开了,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在院中转了半圈,又侧耳细听片刻,大步走了回去。

“你怕有人跟踪我?”王锐于笑道:“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蚌埠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荆门治疗妇科费用
辽宁妇科医院
蚌埠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荆门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