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宣城资讯网 > 星座

神葬八荒 第239章:何谓王牌?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1:47

神葬八荒 第239章:何谓王牌?

“砰,,”

诸葛流水猛然朝前击出一掌,刹那间千万点雨滴同时飞出,宛若化作了最为犀利的杀人利器,沒有了双腿的诸葛流水,此刻却是更为凶悍,一个人,若是连死亡都不怕,那他还怕什么呢,

“哼,愚蠢的老家伙,”

见到诸葛流水的举动,鬼杀门大佬的脸上顿时掀起了一丝冷笑,随后将那黑色袖袍猛地一挥,一股惊天动地的飓风霎时浮动,竟将那千万雨滴直直地掀飞,

“噗倏倏,,”

那一颗颗宛若钢铁般的雨滴飚射到下方战场之上,顷刻间,左前方居然有超过两百人以上的分宗弟子应声而倒,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如同筛子一般,黄豆粗细的血线嗤嗤乱喷,见到这一幕,诸葛流水的眼睛顿时红了起來,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诸葛流水满眼通红,直直地朝他爆射而去,与此同时,他周身的元力顿时狂暴激荡了起來,看这幅架势,诸葛流水竟然有种自爆的趋势,

见状,鬼杀门大佬桀桀地笑了一声,随后不闪不避,竟然缓缓地抬起他那枯瘦如柴的右手,一圈圈深邃的黑色元力,一点点地缠绕在其掌心之间,看起來骇人无比,

“自爆么,我可是求之不得呢,”鬼杀门大佬舔了舔嘴唇,眼中顿时浮现一抹惊人的嗜血之光,近了,近了,诸葛流水已经夹带着浑身暴乱的元力,迅速地接近鬼杀门大佬了,

“跟我一起死來吧,”诸葛流水咆哮着,在來到鬼杀门大佬面前的那刻,他突然狠狠地抱住了鬼杀门大佬的身躯,但就在这时,鬼杀门大佬突然桀桀地笑了起來,

“噗嗤,,”

一只缠绕着黑色气流的大手,缓缓地从诸葛心脏处抽了出來

,却是鬼杀门大佬,不知道何时,已经完成了对诸葛流水心脏的袭击,诸葛流水呆呆地望着鬼杀门大佬手中的心脏,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诸葛流水的脸上顿时浮现一丝死灰色,他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啊,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连和对方一起死都做不到,诸葛流水想要咆哮,想要抗争,但注定,他这最后的咆哮与抗争,将彻底成为永恒的奢望,

“大长老,,”

“流水兄弟啊,”

……

诸葛流水的惨状,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了,一时间,荒古宗人人热泪盈眶,胸中的怒火,简直要像火山爆发一样,熊熊燃烧着,

“不自量力的老东西,接下來该轮到你们了啊,”鬼杀门大佬桀桀地笑着,那无数细小的锁链顿时铺天盖地地往战场上抛射而出,在那恐怖的实力作用下,顿时将下方战场掀起了无数的爆炸,

“啊啊啊,,”便在这刻,惨叫声连成片的响起,鬼杀门大佬哈哈大笑,当下又是一掌,锁链横冲直撞,插入一个又一个分宗弟子的心脏、头颅之中,一时间,周围场面顿时变得血腥一片,

可以想象,以鬼杀门大佬那蜕变境中期的高深修为,运足了功力,利用那细小锁链攻击那蝼蚁般的分宗弟子,当真是所向披靡,摧枯拉朽,就是这么一下,分宗便已经造成了三分之一的人数损失,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们吗,”周展望着眼前的一幕,只感觉老血都要吐出來了,这样的战斗,根本不用打便已经知道了结局,分宗,注定了不是那些超级势力的对手,

“邪君大人,你还沒來吗,”周展望了一眼遥远的天际,心中满是苦涩,在这刻,或许只有邪君的到來,才能够拯救荒古宗分宗了啊,但周展不敢确定的是,邪君究竟会不会放弃弱小的分宗,

“桀桀,爽,,太爽了,”鬼杀门大佬身上沾染着无数鲜血,狂笑着大杀特杀,鬼杀门一脉,本就极为嗜杀,而作为其头头,嗜杀特性可想而知,就单单鬼杀门大佬一人所杀之人,便已经占据了分宗弟子的三分之二之多,

便在这刻,鬼杀门大佬目光一转,却是看向了站在分宗大门前的周展身上,见到鬼杀门大佬盯向自己,周展的心中顿时一跳,随后握着宝剑的右手紧了紧,

“该來的,还是要來啊,”周展冷冷地低喃了一声,随后其周身突然掀起了一股恐怖的元力波动,看元力的强度,竟然勉强达到了天元境六荒,

沒错,在这重重压力之下,周展竟然突破到了天元境六荒,不过,就算是这样又能怎样,他的实力,依旧和鬼杀门大佬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专杀些小的,多沒意思,现在该杀点稍微大点的蝼蚁了啊,”鬼杀门大佬舔了舔嘴唇,随后身形迅速地朝周展飘飞而去,见到这一幕,周展浑身紧绷,却是做足了战斗的准备,但就在这时,四道流光突然以一种骇人的速度在眼前飚飞了起來,

“光之奥义,极光曜日,”在这道冰冷的喝声落下之后,眼前顿时一片白光闪烁,紧接着,一道足以刺瞎双目的极光顷刻间蔓延了整片空间,在这等极光之下,饶是鬼杀门大佬也不得不暂时退避,

“是谁,”鬼杀门大佬陡然怒喝道,

“暗之奥义,森光沼泽,”

就在鬼杀门大佬爆吼声落下后,又一道冰冷的低喝声顿时响起,而在这道声音响起之后,场下的战斗突然大变了样子,只见原本处于劣势的荒古宗一方,突然间觉得战斗轻松了起來,

原因只因为,在战斗过程中,不知为何,每每到关键时刻,敌人的脚下便会出现一道深邃的黑洞沼泽,一点点地将其吸进,而有这个臂助,他们的压力几乎瞬间减了一大半,

见到这一幕,各方超级势力的大佬眉头大皱,顿时将视线投射到那分宗大门之前,不一会儿,却见四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当先一人,脸上挂着一抹和煦的笑容,看起來似乎犹如一位老好人般,在其身后站着的,乃是和他完全相反的类型,那是一位浑身包裹在黑袍之中,气息冰冷的一名少年,

除此之外,一位美妙绝伦的少女静静地站在两人旁边,似乎显得有点人畜无害,而最后,在三人挡住的视线中,一名东方武者装束的少年,静悄悄地显露出他的面庞,

便在这刻,战场上突然陷入了一片宁静,超级势力的各方大佬都是将大手一挥,示意暂时停止进攻,

在沒有确定來人是谁之前,这样盲目进攻,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就算來人只是四名年轻人,但却沒人敢轻视,因为有可能,这四人便是代表着荒古宗、代表邪君的立场,

“來者何人,”

“荒古宗,光、暗、音,”

“虚元宗,游小赤,”

……

赤脸上画了好多黑炭,又是一副东方武者打扮,所以和他有过交集的赵康和金驰谷众人,都沒认出他來,为了继续隐瞒身份,赤爆出了他的假名,

“荒古宗的三大王牌,”闻言,赵康的眉头狠狠地一挑,随后嘴角顿时浮现一丝狞笑,缓缓地朝各方超级势力的大佬靠拢,用只有几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各位,我们的机会來了,”

“根据我查探到的情报,这光、暗、音乃是荒古宗从小培养到大的王牌,所以,我们若是把他们抓住,用來要挟邪君的话,”赵康的声音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但各方大佬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何谓王牌,那必然是对荒古宗很重要的东西,要是他们出了事,邪君一定会有求必应的,王牌,就是用來坑的,”赵康趁热打铁地说道,那些话,说得几位大佬阵阵意动,

“那好,我们该怎么办,”环旭宗的大佬低声问道,

“看我的,”赵康低声冷喝,脸上顿时浮现一丝阴狠的笑容,当那股笑容浮现的那刻,几乎所有人都狠狠打了个寒颤,这赵康的鬼点子,当真令人感到牙龈发酸,

“原來是荒古宗的高徒啊,怎么,來到这里有何贵干,”赵康上前一步,冷声问道,闻言,光的脸上顿时浮现一丝戾气,怒喝道:“你进攻我们荒古宗分宗,还问我们有何贵干,你简直不要脸之极,”

“呵呵,,荒古宗是荒古宗,分宗是分宗,自古以來不都是这样吗,所谓的分宗,不过是随时舍弃的棋子罢了,你这小娃娃,还真是搞笑,”赵康强词夺理地喝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分宗也是荒古宗的一脉,就算分属不同的管理阶层,但都是我们的亲人,是我们的同胞,你要杀戮我的同胞,我绝对不答应,”光怒声喝道,

而在这道话落下后,只见他们猛然踏出一步,一股惊天元力顷刻间从其身上暴涌而出,见状,赵康的瞳孔陡然一缩,随后眼珠子转了转,继续说道:“噢,原來是这样,那倒是我们错了,”

“那,既然你们要为他们出头,便拿出些真本事出來吧,不过,你认为凭你几个人,能对付得了我们这数以百万计的强者大军,”赵康满脸不屑,突然冷声喝道,

“你,,”光被赵康的言语一激,顿时火冒三丈,这赵康简直太气人了,竟然用强者数量來压人,

“我一直以为,自称一方大佬的人有多厉害,却沒想到,所谓的大佬也只是一群只会欺负后辈的老不羞罢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便在这时,一直默然不语的音突然开口说道,

“呦呵,还和我杠上了,”赵康的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冷笑,随后缓缓地朝前走了几步,见到赵康的举动,几人微不可查地退了几步,这其中,尤以赤的警惕心最重,他可是见识过赵康阴沉心机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遵义治疗早泄医院
菏泽治疗卵巢炎医院
三明治疗睾丸炎医院
遵义好的男科医院
菏泽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