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宣城资讯网 > 科技

湖南伤医案陷罗生门处理结果尚待时日

发布时间:2019-10-13 04:00:59

湖南伤医案陷“罗生门” 处理结果尚待时日

原标题:湖南伤医案陷“罗生门”

6月3日,湖南当地媒体报道称:6月2日凌晨4时,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附一医院”)发生了一起暴力伤医案,一名湖南省人大官员因亲属死亡而参与暴力伤医,导致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受伤。

6月4日晚,死者家属发布了一篇文——《关于请求彻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不予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报告》,直指附一医院歪曲事实、恶人先告状,意在脱逃不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

两个截然相反的案情版本,引发了民的激烈讨论,使本来就脆弱的医患关系变得更加岌岌可危。6月中旬,法治周末赴湖南长沙进行调查,通过获取监控视频录像、司法鉴定结论等客观证据,试图还原伤医案案情的本来面目。

伤医案的两个版本

6月3日,湖南当地媒体报道称:6月2日凌晨4时20分,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生了一起暴力伤医案。

6月3日中午,附一医院召开情况说明会,院党委书记郭志华向媒体介绍:死者系外地来长沙治疗的患者,肺癌并多发转移,因抢救无效死亡。6月2日,参与抢救的值班女医生和一名怀孕5个半月的值班护士被家属暴力殴打致伤,家属还逼值班医生下跪,对其实施殴打。这一辱医、伤医行为长达3小时。

附一医院被打女医生王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称,当时患者有并发症,家属情绪比较激动,要求医生使用肾上腺素。王雅给患者做了心电图检查及心肺复苏等措施,没有按照家属的指示做。持续了20分钟后,患者因抢救无效死亡。

随后,有媒体披露王雅被殴打致颅脑损伤:脑震荡、头皮血肿、创伤性蛛膜下腔出血,多发性软组织挫伤,耳鸣、听力下降,外伤性耳聋,外伤性子宫损伤;护士谭小飞因被患者家属殴打恐吓,导致晚期先兆流产。

目前,两名医务人员正在医院住院接受治疗,而打人的患者家属中有人是湖南省人大官员,叫嚣“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

6月3日晚,湖南省人大站对湖南“6?2暴力伤医事件”作出回应称:湖南省人大常委会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已派机关负责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慰问有关医护人员;要求有关部门对这起事件立即进行认真调查,以法纪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作出严肃处理。

“如涉及人大机关干部,省人大决不姑息、绝不护短。”湖南省人大方面如是表示。

针对医院发布的事实,6月4日晚,死者家属在当地一家门户站发布了一篇文——《关于请求彻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不予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报告》,直指附一医院歪曲事实、恶人先告状,意在脱逃不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

6月13日,法治周末辗转联系到死者家属欧阳洁,欧阳洁向详述了“湖南人大官员伤医”案的另一版本。

手握着打印好的文报告,欧阳洁告诉法治周末:6月2日,是传统的端午节的节假日,34岁的堂弟欧阳夏提前亲自驾驶汽车,从老家宁远县到省城长沙陪亲人过节,同时趁机到附一医院检查身体,因被诊断为黄疸而入住到肝病科。

入院后,医生给患者注射抗生素,但病人体质急剧下降,呼吸越来越困难,随后医院下了病人病重通知单。由于病人的状况,患者家属请求值班医生高度重视,并提出转院或转其他科室,但医生向家属表示没有必要。

6月2日凌晨3时40分左右,家属发现患者出现呼吸频率过快症状,因此多次通过呼叫机和亲自上门寻找医生救治

,但是值班医生慢慢吞吞不重视,两次称患者“病情稳定”。

拖延了20分钟后

,患者出现吐舌头症状,家属大声向医生求救,但值班医生还是很不耐烦

,患者家属只能自行将急救车推到病房。医生随后给患者配了两瓶药,但此时药物已无法输入患者体内;随后医生又接连推射了3支药物,同样难以输入体内。

随后,患者病情急剧恶化,家属通过拨打和发送短信联系科室陈主任,但“晚上不值班”的陈主任没有接听,此时患者已经没有呼吸,只有心跳。当科室陈主任赶到时,经触摸身体、翻看眼皮,告诉家属患者已经死亡。

一时间,患者家属哭天喊地。

无法接受弟弟死亡的患者的三姐欧阳某,跪倒在值班医生王雅面前,请求医生一定要救救弟弟,王雅面对家属下跪加上被带了一下,跪倒在患者的三姐欧阳某面前说:“我无能为力了,已经没救了。”患者的三姐欧阳某哭喊着责怪王雅,“都是你的错,为什么不及时抢救,你说不需要抢救。”

随后双方发生撕扯,其余家属哭嚎着,一边照顾患者年迈的父亲

,一边照顾患者的遗体,根本无暇殴打医生、护士。

天亮后,3名家属来到医生办公室讨要说法,悲愤交加的患者三姐欧阳某拿着病历夹,连续砸向办公桌,导致桌上的玻璃破碎。随后,医院保安和10多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对家属进行责骂并殴打,导致几名家属受伤。

所谓的“湖南省人大官员打人”,患者家属提供了这样的剧本:家属遭到不明身份男子殴打后,患者哥哥欧阳富胜质问打人者是什么人,对方回答是“保安”并反问“你是什么人”?欧阳富胜回答:“我是省人大的。”对方说:“人大的好,等着瞧。”

患者家属说

,随后,附一医院利用社会上存在的“仇官”心态,单方面向媒体发布信息挑起事端,欧阳富胜实际上只不过是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民族华侨外事委员会主任科员。医患双方发生争议时,欧阳富胜主要在照顾弟弟的遗体,根本没有参与到冲突中去。

仍存六大争议

围绕着湖南省人大官员伤医案的两个版本,医患双方就案情真相在六个方面发生争议。

争议一:患者是否死于肺癌晚期并发症?

院方给出的说法是,患者为肺癌晚期,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但家属提出了质疑,住院的5天前,患者欧阳夏本人驾车从宁远县前往长沙,活蹦乱跳地探亲兼诊病,被诊断为黄疸后即入住肝病科,未转过科室或被当成肺病治疗过。即使是肺癌晚期,也不可能在短短5天内猝死。

争议二:院方是否存在主观过错?

家属认为,正是值班医护人员耽误了抢救时间,医院缺乏必要的抢救设备,导致患者死亡,有监控录像可以侧面佐证。

院方表示,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失,需要国家授权的鉴定机构作出认定以保证公平公正。

争议三:是否有患者家属自持人大官员身份伤医?

院方表示,打人的患者家属中有人是湖南省人大官员,叫嚣“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

家属提供了另一个版本,认为是院方利用社会上存在的“仇官”心态挑起事端,欧阳富胜只不过是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民族华侨外事委员会主任科员,未参与医患双方肢体冲突。

争议四:值班医生和护士是否遭殴打?

院方表示,患者家属对两名医护人员殴打长达20分钟,医生王雅被殴打致颅脑损伤,护士谭小飞因被患者家属殴打恐吓,导致晚期先兆流产。

家属表示根本没有殴打医护人员,医护人员根本没有受伤,可以通过公安机关调查和通过司法鉴定予以证实;监控视频显示值班医生、护士根本没伤,几个小时后诈伤,以脱逃不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

争议五:值班医生是否被迫下跪?

院方表示,患者家属逼迫医生向死者下跪。

家属否认这个事实,表示,医生王雅只是被当时伤心下跪的患者姐姐顺势带倒。

争议六:事后获取监控录像受阻?

家属说,万幸的是拿到了监控视频,要不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当时院方派出了法律顾问协调,愿意补偿5万元,条件是不调取监控录像,但遭到了家属的坚决反对。

院方表示,家属此举系刻意混淆视听,并解释:未给视频,是因公安机关要求院方在案件未侦破之前,所有证据材料不得擅自对外发布,以免影响案件侦查。

监控录像拍到了什么

湖南人大官员伤医案的两个版本和六大争议,经媒体报道和络传播后,在互联上引起了广泛的舆论关注。

双方截然相反的说法,背后隐藏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在“湖南人大官员伤医案”案发后,当地公安机关迅速介入成立了专案组,对此案进行调查;同时,患者家属依法申请了医疗事故鉴定,目前鉴定结果尚未公布。

不过,法治周末获取了一段由附一医院监控拍摄的视频,该段从凌晨4点到上午9点的监控视频,完整地记录了患者所住的12病区值班医生、护士办公室门口发生的全部事情,从一定层面上反映了案发时的外部情况。

该段视频显示:

6月2日凌晨4点04分开始,患者多名家属往返于医生、护士办公室;

4点15分,医生王雅走出医生办公室,进入护士办公室,大约一分钟后空手从护士室走出,前往病房;

4点18分,医生走出病房回到护士办公室,有家属跟在医生后面;

4点19分,医生和护士谭小飞分别空手前往病房;

4点29分,医生携带医生听诊器前往医生办公室,然后从办公室出来前往病房;

4点32分,有患者家属从护士办公室推出抢救车,医生护士跟在其后;随后,有多名病友走出病房旁观;

4点36分,护士跑出病房。

上述时段视频,显示了患者请求医生、护士救治阶段的情况。患者家属称从监控录像可见,医生、护士耽误了抢救时间,医院缺乏必要的抢救设备,导致患者死亡。

从4点52分开始到5点46分的视频,显示先后有11名身着保安服装和不明身份的男子进入12病区,并先后出入医生、护士办公室;

6点05分,医生从护士办公室走出,进入医生办公室,未见异常;

6点21分,护士进入医生办公室隔壁的一间病房,未见异常;

6点22分,护士走出该病房,未见异常;

6点23分,护士走进护士办公室,未见异常;

6点27分,护士从病房走出,进入护士办公室,未见异常

患者家属称,从上述视频中可见医生、护士正常查房,这表明没有发生暴力殴打医护人员、逼迫医护人员下跪的行为。但由于监控视频拍不到病房内发生的事情,院方称患者家属持续20分钟殴打医护人员,并逼迫医护人员下跪。

从6点51分到7点07分,有3名患者家属进入医生办公室,随后有多名保安和不明身份男子进入医生办公室,门口聚集了多名围观的病友及家属;

7点57分,医生着便装走出办公室,未见异常;

7点57分,护士着便装走出护士办公室,进入医生办公室对面的房间,未见异常;

7点58分,医生走进医生办公室,随后不到一分钟后,与一名男子走出医生办公室,相互交谈,未见异常;

7点59分,护士走出医生办公室对面的房间,未见异常。

上述时段视频,显示出医生与护士在当时的身体与精神状况。患者家属称值班医生、护士没有任何受伤痕迹,反而当3名家属向院方讨要说法时,遭到院方十多名保安和不明身份男子的威胁和殴打。

处理结果尚待时日

对于视频拍摄记录,欧阳洁称,“这些视频都是附一医院的监控设备拍下的,视频显示医生与护士根本没有受伤,但经历过巡查病房、安然下班两个环节的几个小时后,医生与护士竟突然头缠纱布住进了医院,令人匪夷所思”。

6月16日,法治周末来到附一医院联系采访。该院负责接待媒体的负责人委婉地告诉,她不是院方发言人,也不能代表院方接受采访,医院现在的态度是不就该伤医案发表言论,对于是否属于医疗事故,由相关鉴定部门进行鉴定;对于人大官员暴力伤医的真实性,由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处理。

当日中午,法治周末联系了长沙市公安局。长沙市公安局处负责人告诉,因为事情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非常敏感,因案件正在侦办过程中,如果有新的进展,会主动联系媒体发布相关信息。

法治周末在采访过程中,获取了一份由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报告。鉴定报告称,经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医生王雅和护士谭小飞伤情均未构成轻微伤,保安付某也未见明显损伤。

6月7日长沙警方通报称,死者的三姐欧阳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6日被警方刑事拘留。

6月13日,患者家属的代理律师吴法天称,死者一名家属因上访被从北京带回长沙并被刑事拘留。

接下来,案情将如何发展,真相又究竟如何?唯有等待。(法治周末伍洲奇发自湖南长沙)

原标题:湖南伤医案陷“罗生门”处理结果尚待时日

稿源:人民

作者:

怎么开微店
微信秒杀小程序
微店申请流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